您现在的位置:北京中器研究院 >> 乐器名师 >> 乐器制作名师 >> 二胡制作名师-吕伟康

二胡制作名师-吕伟康

北京中器研究院   2009-12-3 17:14:39   点击:21902次

艺术简历 : 
     吕伟康是苏州制作乐器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二胡和其它乐器的制作上都有其独到之处。为苏州的民乐发展做出很大的贡献。为苏州二胡制作培育一批优秀的制作人才。 
指头在弦上划过人生   
文章来源:《发现》苏州版  

    谈起二胡,绕不过去的一个人是阿炳。靠着两根丝弦一张弓,他将自己经历的无数劫难诸多坎坷,在无光的世界里,静静地谱成一首《二泉映月》,音调空灵而哀伤,如泣如诉,从此孤篇横绝,也让全世界认识了二胡这种民族乐器。  
而传承了二胡制作工艺的艺人,就是人称“二胡王”的吕伟康老先生。不仅如此,他还是二胡改革的首功之臣,扁胡、拉阮的创始人。  
    吕伟康的父亲是位普通的乐器工人。15岁时父亲病故,他便到上海俞振兴乐器店当学徒学手艺,从小因为家境贫苦,他刻苦学艺,仅用三年时间就完成了常人要学六年的手艺。19岁,他重又回到了故乡苏州,开了一间名叫“中国乐器社”的小作坊,吕伟康为了生计,勤学、勤做各种民族、西洋乐器,练就了一身精湛的制作手艺,当时他已被人誉为乐器行里的“小辈英雄”,这为解放后,改良二胡、挖掘民乐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1954年,吕伟康发起组织乐器合作社(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前身),主要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由于解放之后,中央广播文工团要组建民族交响乐队,而民族乐器不配套是致命伤。于是改良和挖掘民族乐器工作落到了音乐工作者和民乐制作者的身上。  
    吕伟康首先想到了二胡。由于解放前二胡琴筒是竹筒,制作工艺简单,被称为“讨饭二胡”,音量不大,音色不佳,音域也不够宽,吕伟康在实践中摸索,使二胡制作工艺水平逐步提高。1961年,全国首届二胡评比,吕伟康的两把二胡分别荣获了新、旧皮两个全国第一名,震动了京沪的民乐界。苏州市工艺美术局局长拍着吕伟康的肩膀说:“吕师傅,得第一名难,保第一名更难啊!”吕伟康感到了肩上分量。由于二胡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并无资料可考,他想到的办法是结合演奏家的意见——一位优秀的演奏家对乐器的要求必然更高。为了便于更好的把握音色,吕伟康甚至在40多岁的时候自己去学拉二胡。然后他对二胡的每个构件逐步研究、分析、试验和改进,使每把琴的外观、音质、音量、音色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一把成功的二胡在于音准和音色,而由于手工工艺的不稳定性,演奏家要挑选一件称心的工具,往往要筛选掉乐器匠师们几十甚至上百把成品,而吕伟康的二胡从来没有这样的问题,经历了时光的梳洗,琴声甚至更出色。著名二胡演奏家陈耀星在给他的信中这样称赞他的二胡:“这把琴声音越拉越好,越拉越纯。这把琴三十年没有变化,有人说这是宝琴,我说这琴有魂——‘琴魂’!”  
    二胡由琴筒、琴皮、琴杆、琴头、琴轴、千斤、琴马、弓子和琴弦等部分组成,另外还有松香等附属物。看似简单,却包含着非常科学的道理,包含着力学,声学,美学等基本原理,因此每一道制作工序极其严谨,任何疏忽都会导致二胡音质的粗糙低劣,这其中包括琴杆材料的选择,琴筒和琴皮的搭配,制作尺寸的准确,琴皮的处理工艺,琴弦的调整等等。  
    其中最关键的步骤是鞔皮。吕伟康的高档二胡均为手工鞔皮,所选用的是大蟒尾部的蟒皮——活物才有灵性。蛇皮的花纹越大越好,花纹要“色亮”。这类蟒皮具有纤维结构紧,弹性好的特点。先把蟒皮剪成六角形,再在六条边上缝上六段小竹杆,然后把蟒皮浸水软化,用铲刀去除肉脂,铲一遍再让蟒皮吃水,无数次的这样反复,直到露出蟒皮中如布匹编织的网状纤维为止,此时把蟒皮套在专用的鞔皮架上,分别绞动绳子,使蟒皮的六条边均匀受力拉伸,使材质紧密的蟒皮得到充分的拉伸。蛇皮鞔得松紧程度完全是靠经验来完成的。而蛇皮的松紧又与琴的调门、音色有关。一般高调门的琴鞔得紧一些;低调门的琴鞔得松一些。总之,鞔的多了,也就驾轻就熟了。  
    琴筒是二胡的共鸣筒,吕伟康的二胡多用红木、紫檀这样的贵重木材制成,筒后口开有各种式样花孔的音窗。打磨后的二胡琴筒工艺精致,细腻,根本看不到木头拼接的微小痕迹,体现了二胡的器乐特点和紫檀制品的古朴,尊贵的特性。  
    吕伟康敢于向传统挑战,在扁胡和拉阮的研制开发中发挥了乐器制作上独有的天赋。他创造性的把蟒皮横过来鞔,这样振幅比较大,解决了二胡固有的音量小的问题。扁胡琴制成后,著名二胡演奏家陈耀星根据此琴的特性创作了一首独奏曲《水乡欢歌》;拉阮是在阮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的,阮是古代弹播乐器,把阮改成拉阮的设想是他与张子锐两人在1964年一起开发研制的。原先的民乐团低音区大都是用西洋乐器大提琴代替的。******总理十分反对民乐中夹杂着西洋乐器,看到弹拨乐器阮后问,能不能想办法把阮拉起来取代大提琴——恰好与吕伟康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已在着手研制拉阮。不久,拉阮被研制成功,从而填补了民乐拉弦乐器低音区的空白。  
    他亲手带出的五个徒弟,现在也都成了业界响当当的大师。他改良过的二胡在大江南北流行推广;他的扁胡琴成了著名演奏家的掌上明珠;他的拉阮和着《春江花月夜》的优美旋律走进了维也纳金色大厅;他在《中华乐器大典》中名列全国制作二胡的“五大名师”之一。  
    “……所以要敢想敢说敢做,不要怕失败。我一生只搞改革,搞了这么多年,失败的事情多得很!”如今吕老已经年过耄耋,纵然身板硬朗,精神矍铄,也再没有那份力气去完成一件作品。他拿出自己唯一珍藏的自己亲手制作的一把二胡,闭着眼睛全神贯注地拉起了《二泉映月》。琴声悠悠,文革迫害,作品屡被盗窃,创作过程中曾经遭受的排挤……都在琴声中渐渐消弭了。也许没有什么演奏技巧,但历尽沧桑之后的从容和豁达,因为其大气和自然更加打动人。   

姑苏“二胡王” 吕伟康  
  
  苏州的小巷是美的,美在它的丰富而深藏不露,美在它的灵秀而才俊辈出。苏州古城内吴趋坊五爱巷就是一条清幽、恬静的美丽小巷。在这条小巷深处,隐居着一位七旬老者,他是二胡改良的首功之臣,扁胡、拉阮的创始人,人称“二胡王”的二胡制作者吕伟康。  
                                    
  吕伟康居住的老宅十分简朴。年已古稀的他身板硬朗,精神矍铄,岁月的风霜镌刻在他的脸上,六十多年的从艺生涯至今宝刀未老,仍不时在自己的家里制作他心爱的二胡。  
  吕伟康生于1926年,父亲吕阿彩是个普通的乐器工人。因家境贫困,吕伟康只读了三年书。15岁时父亲病故,他被迫离开苏州去上海俞振兴乐器店里当学徒。自幼贫苦饱受饥寒的他深知今后要踏上社会谋生,也看到手艺差的老师傅被歇业,因此专心致志,刻苦学艺,仅用三年时间就完成了常人要学六年的手艺。19岁回到了故乡苏州,他开了一爿名叫“中国乐器社”的小作坊,在当时他已被人誉为乐器行里的“小辈英雄”。解放前,吕伟康为了生计,勤学、勤做各种民族、西洋乐器,练就了一身精湛的乐器制作手艺,这为解放后,改良二胡、挖掘民乐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岁月如歌。1949年中国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吕伟康也沉浸在欢乐幸福之中。1954年,提倡合作化,吕伟康听党的话积极响应走集体化道路,发起组织乐器合作社(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前身)。进入合作社后,吕伟康主要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这时的吕伟康心中充满着美好的理想,满腔热情地投入到工作中去。技术最难的活,他主动顶上去做,加班加点也毫无怨言。  
  民族乐器是我国的瑰宝,建国初期,中央广播民族乐团拟想组建民乐交响乐队,然而过去的民族乐器致命伤就是不配套。改良和挖掘民族乐器工作落到了音乐工作者和民乐制作者的身上。此时的吕伟康也在二胡的改良上默默地下功夫。  
  解放前的二胡制作十分简单,下面一个竹筒,上面一根琴杆。两根丝弦一张弓,音量不大,音色不佳。为此,吕伟康与演奏家结合,听取演奏家的意见,不断探索实践,使二胡制作水平逐步提高。吕伟康至今难忘1961年,在全国首届二胡评比中,经过幕后拉、幕前严格打分,吕伟康带领制作的两把二胡分别荣获了新、旧皮两个全国第一名,震动了京沪的民乐界。后来苏州市工艺美术局举办庆功会,局长拍着吕伟康的肩膀说:“吕师傅,得第一名难,保第一名更难啊!”吕伟康此时感到了肩上分量,全身充满了活力。从那以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他一直探索二胡制作,不断提高二胡外观与内在的质量,通过对二胡的每个构件逐步研究、分析、试验和改进,以及对蟒皮的独到工艺独步处理,使琴的外观更完善,音量更洪亮,音色更优美。 除了二胡的改革,吕伟康在扁胡和拉阮的研制开发中发挥了乐器制作上独有的天赋。拉阮是在阮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的,他的研制填补了民乐拉弦乐器低音区的空白。把阮改成拉阮的设想是他与张子锐两人在1964年一起开发研制的。原先的民乐团低音区大都是用西洋乐器大提琴代替的。有一次,前线歌剧团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总理十分反对民乐中夹杂着西洋乐器,看到弹拨乐器阮后问,能不能想办法把阮拉起来取代大提琴。为此,前线歌剧团副团长专程赶到苏州,他欣喜地看到吕伟康已在着手研制拉阮。不久,拉阮被研制成功,从而使民族乐器大家庭又增添了新的成员,可惜的是只生产了少量产品,不久,因“文革”开始而从此中断开发和生产。  
                                      
  “文革”中,吕伟康成了“走白专道路”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但他仍放不下他的乐器创新工作。不让做事怎么办?吕伟康有个习惯,乐器改革中无论失败还是成功他都做记录。这时的吕伟康拿了他的记录到厂里去翻生产纪录,一翻翻到1958年,那时搞三胡试验,三胡做成扁筒子的,通过使用发现声音大音色不美,那时没继续搞就放下了。这时,他左思右想,画了一张又一张扁胡图纸,并破天荒地把蟒皮横过来鞔。使二胡的音色、音量这对矛盾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扁胡琴制成后,著名二胡演奏家陈耀星获悉后,专程赶来苏州购买扁胡琴,并根据此琴的特性创作了一首独奏曲《水乡欢歌》,在江苏省电台播放后,打破了“文革”中民乐声在电台基本绝响的局面,轰动了全国。之后陈耀星运用扁琴创新了十多种二胡演奏技法,并创作了《万马奔腾》等十多首二胡独奏曲。  
  从实践中走出来的吕伟康,到了七八十年代,他的弦乐制作技艺和理论水平达到了巅峰。1972年,吕伟康赴北京参加了轻工部的全国乐器调研工作,并对部分拉弦民乐的部标审定工作做出了贡献。然而,成绩的取得并没有给吕伟康带来更多的荣誉,更有甚者,他的发明创造屡次被盗窃,对他的打击很大。随着岁月的流逝,吕伟康如今也已把这种事情看得很淡很淡了。  
  如今,颐养天年的吕老手还是闲不住,只要一有空,他就坐下做他心爱的二胡。很多二胡演奏者纷纷慕名而来,以求得一把吕伟康制作的二胡为幸。  
  往事悠悠,深深的小巷埋藏着二胡发展的春秋,铭记着吕老对中国民族乐器作出的贡献。如今,吕伟康改良的二胡已在大江南北流行推广;他的扁胡琴成了著名演奏家的掌上明珠;他的拉阮和着《春江花月夜》的优美旋律走进了维也纳金色大厅。平凡而朴素的吕伟康老人现在心中藏着一个希望,他希望苏州民族乐器紧跟时代步伐,希望从事乐器生产者,多放一些心思,不断提高乐器质量。   


   

 


(本文标题:二胡制作名师-吕伟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