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中器研究院 >> 乐器名师 >> 乐器制作名师 >> 二胡制作名师-曾宪勇

二胡制作名师-曾宪勇

北京中器研究院   2015-11-18 10:38:33   点击:31838次

      曾宪勇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会会员、武汉民乐拉弦乐器研究室主任、武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他的名字在国内二胡界和乐器制怍世乃至港台、海外都颇有影响。笔者与曾宪勇老师同在一座城市,对其大名早有耳闻,加之笔者喜爱音乐,也自制乐器自娱自乐,因此与曾先生会面,大有一见如故之在曾宪勇的工作室里,听他讲乐器结缘40余年的经历,看到他研制的系列曾氏二胡和拉弦乐器,除了敬佩,更多的是赞叹。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1961年曾宪勇设计出二胡琴筒的附加共鸣箱,音量增大了,高音尤为明显,同时还解决了二胡的狼音问题。就这样,他边演出边改革,1964年又研制出64—2一l型革新目。此型胡琴是将共鸣腔分成前后两个部分。前(膜面一头)小,后 (出音口)大,呈喇叭型。他在共鸣腔40处缩小直径,形成喉,后共鸣腔成一个正锥体,皮膜匀的音波在前共鸣腔,返射迂得到加强,声音朝后腔扩散出去。他还发明了将琴杆安装在琴筒外,克服了松动、走音的问题,增强急性,扩大了共鸣腔的空间。此64—2—1型胡琴增大了音量,高音较为平衡,保持了二胡发音本,明亮干净,外形美观大方。  
      1964年,曾宪勇带着这把新武器——64—2—1型胡琴在全军三届文艺汇演中演奏了《豫北叙事曲》。造型新颖的胡琴、宏亮优美的音色和动人的演奏引起了全场共鸣。在当时召开的全国乐器改革展示会上,64—2—1改进型胡琴其音量、音色和优美的外观吸引了与会的演奏家和乐器制作家,得到了他们的好评。著名的声学专家王湘教授还对64—2一l型胡琴做了科学测试,肯定了曾宪勇的改革成果。  
痴迷于二胡演艺和制作  
     1977年元月,《乐器科技》发表了曾宪勇关于《琴筒的改革探》的论文。1998年7月2日,国家专利局批准了曾宪勇申报的三弦二胡专利。1999年10月7日,曾宪勇应邀在江阴市举办的“天华杯全国青年二胡大赛”与“九九中国民旗器(二胡)制作大赛”现场宣讲弦二胡受到广泛次迎。2000年6月20日,武汉音协举办了“曾式二及胡琴系列研讨会”。曾展示了呼制的三弦二胡、三弦板胡、三弦高胡、三弦中胡、三弦大雷和曾氏二胡。  
曾先勇改革民族拉弦乐器所取得的成果十分可观,得到了专家赞誉。曾宪勇井没有放慢或停止前进脚步。曾宪勇说,我的成就是前人的基础上进展的,只是我追求是民族性,是个性。捧我的众艺友是夜光怀,演艺、制作是放在杯里的葡萄美酒,我与众人同共享美的艺术。 还说:“向民族拉弦乐器的高点冲刺,是精神的取向,不是功利的催促。我痴迷于二胡演艺和制作沉醉于民族艺术,是一种历史的责任心。”  
      曾宪勇在拉弦乐的演艺和制作旅途上,像是一匹骏马向前不停地奔驰。2002年8月,曾宪勇随中国千里马艺术团参加匈牙利皇家日国际民间舞蹈节的演出。他用自已 研制的三弦雷胡演奏了《赞歌》和《纤夫的爱》。这种用乐器乐摹仿的声音的演奏艺术,让匈矛利的观众对中国乐器感到奇妙的惊喜。曾宪勇的演奏技艺感动了匈牙利的临神父,观众欢腾的场面深深感染着同时他也看到了改革的民族乐器有着极大的空间和发展前景。  
“我的一生是二胡的一生”  
      47年来,曾宪勇在二胡等拉弦乐器的改革征途中,不知疲倦,坚韧不拔地向前追逐着。他所得的成就,可分为两个历程来看。一、是在二胡的音量、音质、克服狼音、改变音色通透力等方面的改善提高,是二胡基本功能的完善。这是二胡形体和视听的改革历程阶段;二、是在二胡及垃弦乐器增加一根低音G弦,扩大音域,增加和弦,拓宽演奏功能,丰富了表现力。这是突破性的改革,根本性的化;这是给二胡增翼使二胡一跃成为凤凰。笔者认为,三弦二胡是二胡改革的里程碑,是民族乐队的皇后。  
      二胡是我国出现较早的乐器。北宋沈括在《梦淫笔谈》中提到“马尾胡琴随汉车”。千年胡琴演变到近代的二胡模样,见其发展速度之缓慢。从音乐角度上看,二胡很久以来只是拉小曲伴奏,刘天先生谱写出《良宵》、《病中吟》等十大名曲,阿炳的《二泉映月》等,把二胡艺术推进世界艺术的殿堂。从二胡改进方面来看来,曾宪勇的贡献则是对民族乐器做出了最有价值的改革。曾宪勇立志把二胡的高音区改革成和小提琴一样具有震撼力的品质之梦,相信不久将成为现实。曾宪勇的昨天、今天和未来都与二胡紧密维系在一起的。正如自己说的:  “我的一生,是二胡的一生。”


(本文标题:二胡制作名师-曾宪勇 标签:)